這位90后女校長咋有這么大魔力?被家長含淚集體挽留...

www.zaxjwo.live  發布時間:2019-07-04 10:21  文章來源:中國教師報
導讀:康麗 周書賢 導讀 她,是一名90后,是鄉親們心目中的好校長。她仿佛有魔力般,以一己之力救活一個鄉村教學點...... 我從不把自己當校長,我就是一......

  康麗 周書賢

  導讀

  她,是一名90后,是鄉親們心目中的好校長。她仿佛有魔力般,以一己之力救活一個鄉村教學點......

  “我從不把自己當校長,我就是一個鄉村教師,用自己的一點力量改變他們,有多少力使多少力。”程風說。

  “學校建校20年,她是我見過的最好的校長。”

  “開家長會,我聽她講道理都聽入迷了。”

  “別看她年紀小,實力強的嘞。”

  這些家長眼中的她,就是江西省鄱陽縣蓮湖鄉四望湖小學校長程風。

  90后,鄱陽最年輕女校長,以一己之力救活一個鄉村教學點,高票當選上饒市“最美教師”,這樣的標簽之下,是怎樣的一位教師?

  6月底,記者在四望湖小學見到了程風,白襯衣牛仔褲,纖瘦秀麗,活力十足。

  “又瘦又小的學生樣,怎么能做校長?”這是所有人見到程風后的第一感覺。

  但就是這個“學生校長”,來到蓮湖鄉不到一年,就深得性情直爽的湖區人的信任。

  1

  可不敢小瞧的“學生校長”

  蓮湖鄉的地理位置特殊。

  當地老鄉告訴記者,這里四周環水,是一座孤島,以前只能靠擺渡過河出鄉。2007年有了蓮湖大橋,大家走出去的機會才多了些,“但與外界相比,觀念依然滯后”。

  2018年7月,程風從北塘小學調任四望湖小學,從山區到湖區,跨越有點大。

  “這里的人說話沖,脾氣大,一定要注意。”去之前,好幾個人跟程風提醒。

  距離開學還有兩個月,程風沒有閑著,開始和幾個當地教師“微服私訪”,走遍了島鄉的邊邊角角。不溝通不知道,老百姓對學校的意見這么大。

  學校從來沒有開過全校家長會,9月一開學,程風上任燒的第一把火是召開全校家長會,重塑家長對家門口學校的信心。會上,她向家長鄭重承諾:“請大家相信,學校一定是有希望的!我一定把教師這支隊伍帶好,但也請家長多多配合學校。”

  學校沒有營養午餐,程風的第二把火就是辦學校食堂,讓每一個孩子中午都能在學校吃一頓“營養餐”,大大減輕了家長負擔,也最大限度降低了學生因中午回家帶來的安全隱患。

  最難燒的是第三把火——“擁堵”。學校門口就是馬路,一到放學就堵成“一鍋粥”,有的家長甚至會因為停車位置打起來。程風首先采取分批放學的方法,分散人流,然后劃定一塊停車區,由學校家長委員會每天安排2名家長值班,疏通人流,幫助家長把接送孩子的三輪車、電動車停放到指定的地方。

  習慣的養成并不容易,長達半年的時間,一到放學,程風就去校門口維持秩序。

  直到有一天,外出開會的程風憂心忡忡地趕回學校,發現車輛擺得整整齊齊,家長們已然形成了習慣。

  “那一刻,我感動得直掉眼淚。”程風感慨地說。

  

  學校的改變,老百姓看在眼里,教師也看在眼里。

  以前學校上課時間比較晚,教師請假是家常便飯,家長想找人都找不到。

  程風來到學校之后,專門在學校門口設了一個大牌子,誰值周、誰請假一目了然,包括自己請假也要寫上去。

  “她對自己很嚴格,要求教師做到的,她首先自己做到。”教師王陽蕾深有感觸地告訴記者,程風不是本地人,家距離學校來回要100公里。為了保證一早到校,她一般只有周末才回家,其余時間都是一個人守著偌大的一個校園。

  “做起事來就像男孩子,瘦小的身體里有巨大的能量。”讓教師閆茂娟印象深刻的是,一次學校安裝電腦,程風搬起電腦主機就走,利索得很。

  “沒辦法,學校22位教師,只有一個即將退休的男教師,我不上誰上?”程風笑言。

  學校的資深教師程花丹曾經對程風抱著懷疑的態度,但現在她很服氣:“不敢小瞧了,程風校長能力蠻強。”

  的確,借著鄱陽縣義務教育均衡“迎國檢”的契機,僅僅一年的時間,四望湖小學新建了舞蹈功能房,配備了計算機教室、教師之家、留守兒童之家、科學實驗室、美術室,還連上了網絡,安裝了攝像頭,有了班班通,用巨變來形容毫不夸張。

  家長高春英在學校門口開了一家小店,用她的話說,“附近過來買東西的人說起來,都是夸這學校的”。更讓高春英感動的是,今年母親節,她破天荒收到了兒子親手畫的母親節祝福卡片,“孩子變得懂事了”。

  “我和程風非親非故,但我就愿意夸她,學校學習管得好,什么都好。”家長胡茶英的兩個孫女都在學校上學,以前她很少關心學校,但現在的她參加家長會,參觀食堂,說起學校的發展頭頭是道。

  在留守兒童之家,記者看到了一個特殊的獎牌:蓮湖鄉中心學校2019年“六一”會演優秀獎。

  “這是學校第一次參加會演,孩子們可興奮了。”按照程風的想法,學校身處湖區,漁歌、漁鼓、漁舞、漁號等原生態傳統文化在這里深入人心。學校就應該深度挖掘漁耕文化資源,讓每一個學生都會唱漁歌,跳漁舞,敲漁鼓。

  “誰說我們的孩子邋遢,行為習慣差,我期待他們成為一個個唱歌小達人、跳舞小達人、學習小達人。”程風說。

2

  “來到校園,就必須是鋼鐵俠”

  今年30歲的程風,已經是老資格的校長了。

  這個90后校長給自己總結了辦學三件寶:家訪,會演,團隊好。

  “這三件寶,都來源于北塘小學。”程風笑言。

  時間回溯到2015年8月,26歲的程風成為鄱陽縣游城鄉北塘小學校長。

  彼時的北塘小學,面臨著關門的窘境。

  “教學點只有17個學生,當地家長意見很大,整天跑來反映要求換校長、換教師。”游城鄉中心學校校長胡志兵告訴記者。

  實在沒有辦法,在全鄉貼出北塘小學校長競聘的告示。但讓胡志兵尷尬的是,一個暑期過去了,只有程風一個人報名。

  8月23日,還有幾天就開學了,怎么辦?于是,胡志兵主動向土塘小學校長周漢龍了解程風的情況。

  “當過少先隊輔導員,能吃苦。只要她認準的,就一定做得來。”周漢龍確信。

  “就賭一把,讓程風去。”回憶起當時這個決定,胡志兵欣慰不已。

  在和程風聊過之后,胡志兵再次堅定了自己的想法:這個女伢思路開闊,有辦法。

  8月24日,游城鄉中心學校定下程風擔任校長。

  8月25日,程風就開始走村串戶去家訪。

  情況很不樂觀,北塘小學是土塘小學的一個教學點,但條件可比土塘小學差得太多,校園雜草叢生,孤零零地立著一棟兩層的教學樓,不通電,也沒水,只靠一個大水缸儲水。

  更慘的是,學校沒有校長,教師“跑”完了,村民們意見極大。

  “來到校園,就必須是鋼鐵俠。”程風對自己說。

  沒有教師,程風發動自己的大學同學和在深圳教培訓班的朋友前來幫教。

  不通水電,程風當起了施工頭,讓人打井、接電線,還為學校裝了電腦。

  學校周圍都是墳堆,為了陪新來的3位年輕女教師,程風用自己的錢買了4張床,同她們一起吃住。

  請不起廚師,程風就掂起勺子,自己上陣當大廚。

  沒有專業的音體美教師,程風與3位戰友從零開始,自學音體美專業知識,然后現學現賣。就這樣,4名教師把學校的音體美課開齊開足了,也點燃了孩子們的學習興趣。

  新來的校長到底行不行,村民們在觀望。

  2016年元旦,程風用元旦會演給村民們吃了一顆定心丸。勸返的54名學生的家長和部分村民受邀出席。看著自家孩子的演出,家長們興奮極了。

  “農村家長看學校,就是看‘六一’等大型活動怎么過。”程風再次用心籌辦北塘小學2016年“六一”文藝會演,全校93個學生人人參加演出。這次演出產生了更為轟動的效應,許多家長說,“十多年了,沒有看過學校這樣精彩的節目”,有的家長甚至自費買來煙花爆竹,把“六一”會演搞得像春晚一樣熱鬧。

  2016年下半年招生時,學生增至120多人,成績從原來的最后一名升至全鄉第一。別說村里的學生不外流了,甚至鄰近村的孩子也跑來這里求學。

  從沒有一個孩子來學校報名,到120多個孩子坐在教室里;從當地村民集體上訪要求換老師,到現在紛紛提著土特產、蔬菜感謝學校,僅僅兩年的時間,北塘小學實現了一個農村教學點的完美逆襲,程風覺得自己的付出值了。

  雖然離開北塘小學一年了,但程風的“威力”不減。這不,得知記者和程風要回北塘小學看看,張建明、周順英、張老榮這些爺爺奶奶輩的家長將記者團團圍住,村里的村民幾乎全體出動,只因為一件事——程風回來了。

  “你在哪辦學,我們就把孩子轉過去。”

  “我們啥都不認,只認你。”

  “你走的那天,我跟鄉里干部求了又求,讓你留下啊。”

  面對這樣的情景,自詡為“鋼鐵俠”的程風背過身去,抹了好幾次眼淚。

  “他們成就了我作為一個老師的幸福,更成就了我作為一個人的最大幸福。”對程風來說,這是生命中最閃亮的一段日子。

3

  “改變鄉村,有多少力使多少力”

  從山區到湖區,從教學點到完全小學,從面對100多個學生到500多個學生。程風一直在鄉村工作。

  有人曾這樣建議:“干得不好尚且想著往城里調,你干得這么出色,為啥老是往鄉下跑?”

  但程風就是喜歡鄉村樸實的村民,可愛的孩子們。

  曾經教過的學生馬上要高考了,心態調整不好,家長輾轉聯系到程風,因為孩子就聽程老師的話。

  北塘的村民得知程風要調走,結伴聚集到教學點門口,懇求上級組織不要把她調走。

  “如果大家都不想待在鄉村,這里的孩子怎么辦?”同樣是農村出身,程風太了解這里老百姓的不易,也更能從家長的角度去看待教育,審視自己。

  2017年5月,程風有了一個新的身份——母親。

  產前,她沒有耽誤一節課;產后,她決定放棄產假,把媽媽接到學校照顧孩子,課間哺乳。因為北塘小學“教師一個蘿卜一個坑,學生耽誤不得”。

  讓程風特別感動的是,家人給予了她最大的支持。丈夫譚智鋒跟她一樣是特崗教師出身,如今在土塘小學任教,是志同道合的伴侶。公公婆婆專門從外地趕過來幫她照顧孩子,父親母親一輩子吃了沒上大學的苦,比誰都明白教育的重要性。

  “我有一個特別溫暖的家,他們體貼我,總說讓我專心教學生,其他都不用操心。”這樣的愛讓程風也愿意把更多的愛分享給鄉村的孩子。

  “比起城市老師,可能鄉村老師的幸福感、價值感會更強一些。”相比起鄉村的“苦”,程風更愿意說一說鄉村孩子、家長回饋的“甜”。

  而這也是她為什么不管再忙也要上課的原因,“我從不把自己當校長,我就是一個鄉村教師,用自己的一點力量改變他們,有多少力使多少力”。

  程風的效應正在不斷放大。“小老師,大作為!正是因為有許許多多像程風一樣有理想有擔當的青年教師,鄱陽教育才煥發出青春的活力!”鄱陽縣教體局局長湯飛感嘆道。

  曾經和程風搭班的3位女教師,已經成為中心學校的骨干。程風之后,游城鄉出現了6位90后女校長,蓮湖鄉出現了1位女校長,她們工作在各個鄉村教學點,為鄉村教育賡續力量。

  今年2月,蓮湖鄉四望湖小學附屬幼兒園開園,這是這個島鄉唯一的一所公辦園。

  “農村缺乏公辦幼兒園,只有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,才能像鄱陽湖上的船一樣揚帆遠航。”程風和她的小伙伴們的鄉村教育新篇章才剛剛開始。

新時代需要更多“程風式”教師

  □ 中國教師報評論員

  17個學生,破舊的兩層教學樓,一個長滿野草的操場,面對這樣的情景,應該作出什么樣的選擇?是掉頭而去還是迎難而上?

  鄉村教師程風選擇的是后者。

  而這樣的選擇,程風已經不止作出一次。

  放棄高薪職位,選擇三尺講臺;放棄繁華城市,選擇偏遠農村;放棄留在家鄉任教,選擇更需要自己的鄉村學校,目的都只有一個,用自己的力量改善鄉村教育,帶領鄉村走向文明。

  每一個選擇的背后,都有一種強大的精神作為支撐。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種“程風式”的精神,千千萬萬個像程風這樣的青年才會選擇鄉村,選擇教育。

  這種精神叫不畏挑戰。從臨危受命赴北塘小學,到四望湖小學斬荊披棘,程風面臨的都是鄉村教育的硬骨頭,但她沒有退縮,不懼不怕,而是用自己的堅持告訴家長:學校一定會好起來,學生一定會好起來。正是這種不畏挑戰的勇氣讓程風永遠帶著“超越自我”的信念,即便中間有挫折、淚水、委屈,但她最終成為了家長信服、教師佩服的最美教師。

  這種精神叫敢想敢干。程風工作有三寶:家訪、會演、團隊好。這三點不是程風的獨創,卻是她一點點真刀真槍干出來的。與鄉村家長溝通不容易,每到一所新學校,她總是不怕麻煩,提前與家長進行溝通,站在家長的角度去想問題。鄉村學校組織活動不容易,她一人身兼多職,努力為鄉村孩子創設更多、更好的舞臺去展示。鄉村學校缺教師,她以身作則,發揮模范帶頭作用,培養和引領更多的教師行動起來。

  這種精神叫舍我其誰。當鄉村教育遇到困難,當教學點面臨關閉,當孩子面臨失學,程風說“這個時候,我必須出現”。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她付出了巨大的心血甚至犧牲,但她認為,這就是一名教師的本分和天職。這樣的“舍我其誰”從本質上說是一種擔當和奉獻,正是當代青年教師需要的精神內核。

  曾幾何時,有人給90后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簽:自私、非主流、偏激,但我們身邊的90后鄉村教師程風,用自己的選擇和堅持,用自己的“逆向而行”告訴人們——鄉村教育薪火相傳,鄉村未來大有希望。

  時代發展需要精神引領和榜樣力量。精神不是空洞的說教,榜樣不是高不可攀的代名詞,而是有溫度、可觸摸、活生生的人。新的時代,期待著更多像程風這樣的90后加入到教育精準扶貧的建設中來。新的時代,期待著一個又一個程風,用自己的青春力量擎起鄉村教育的旗幟,揚起鄉村教育的風帆。

    [ 責任編輯:楓葉 ]
    分享到:
    相關閱讀:

    上饒之窗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① 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上饒之窗所有。

    ② 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上饒之窗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   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上饒之窗網站聯系。

    大美上饒客戶端
    大美上饒微信
    体育彩票广东时时彩